新使用者?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回首頁聯絡我們
中心介紹
教學專區
跨域課程
生命教育
作家書房
文思診療室
學生團隊
文學繪本
活動集錦

線上諮詢
會員專區
生命史講座

生命教育

LIFE EDUCATION



生命教育

雲端上的行腳——超越人生的顛峰
作者人:江秀真 發表時間:2012-05-01 10:24

講 者:江秀真
文字整理:查昱琪

【登頂:為自己活的使命感】

何謂超越人生的顛峰?
江秀真要超越的,並不只是登上眼前那座地表上最高的山,還有那些隨時威脅自己生命的惡劣狀況──在荒山野地中,她一個人呆在帳棚裡面,兩天兩夜,差一點被暴風雪給捲走,連遺書都已經寫好了。

「其實人的生命是有限的」,江秀真如是說到,「人活的偉大,其實就是活的精彩,所以在這個過程中,我不是用「征服」一個任務的心態來進行這個作,而是以磨練、超越自己、為自己而活的使命感來完成。

江秀真目前在國家公園工作,她說國家公園的工作還蠻有趣的。她有三個綽號,第一個綽號叫愛哭祖(台語發音),因為小時候非常愛哭;第二個綽號是妹仔(台語發音),第三個比較特別的綽號叫公的(台語發音),因為她之前是田徑隊的,頭髮理得很短,最後一個綽號叫八千的(台語發音),八千,是因為她攀爬過一座八千高的山。

江秀真喜歡大自然,曾經在台大的山地農場工作,她說台大山地農場很好玩,「上半年都是賞花,桃李梅櫻杏一直開,下半年吃果實,水蜜桃、水梨、蘋果、奇異果,在那邊很幸福!海拔兩千一百公尺,要去合歡山,半個鐘頭就到了,所以愛山的人在那邊簡直就像住在天堂」。

【跟高峰結緣】

江秀真戲稱自己小時候就把所有會的東西通通挖出來了。
愛哭讓她肺活量很好,好像有三個肺一樣。第二個就是背人,這跟家庭環境有關,小時候她是一個小保母,小學四、五年級時,下課後就是回家背小孩,背著孩子玩跳房子、過五關、搶寶石等遊戲,所以負重能力就是從這裡訓練出來的。接著是鐵馬,因為在鄉下人口外流,大家都是到台北縣的三重去工作,所以她得載媽媽去坐
火車,踩著腳踏車,練就了腳力。江秀真說,要完成夢想,基本功要先練好。

她到了五年級,椅子就坐不住了。媽媽對她說,她這麼愛搗蛋,就去跑操場,結果她真的跑出了不錯的成績,跑出了家裡第一面金牌。上了高中後,她去詢問田徑隊有沒有缺人,教練說基本項目都被訂走了,只剩下八百公尺跨欄,當時她練跨欄練得很辛苦,但只要有人生病,她都會去替補出賽,所以那一年她拿了很多獎牌,還得到校長發的獎學金。所以有時候只要意念轉個彎,山不轉路轉,路不轉人轉,人不轉自己的心念轉一轉,一定會找到出路。

小時候看卡通小天使,江秀真都會幻想自己住在阿爾卑斯山,為了看雪,江秀真特別參加了當時救國團雪山賞雪活動,終於讓她賞到生平第一場雪,從此她每年都會去賞雪,對山也有更深的依戀。之後大學也選擇念森林系。

爬七頂峰需要強健的體魄,江秀真會找類似的地形做練習。江秀真說:「我做低氧訓練,一個禮拜要測驗三次;跑步機有爬坡,還要背背包,這樣訓練一年半之後,要穿雙重靴還有冰爪,還要準備4隻手套,所有東西要磨成粉,加水吃,八千公尺都吃乾燥飯,在高海拔加水要30分鐘後才可以吃,其他就是能量液,讓身體細胞可以吸收。」

【登上巔峰】

1995年她第一次攀登聖母峰,光5000到8000公尺這一段,就要走一個半月,來回大概要用掉6-7瓶氧氣瓶。1995年江秀真成功登頂聖母峰,她覺得這過程是自我的征服,從聖母峰回來後毅力變強了,遇到困難也比較容易解決,她相信,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是自己決定的。

在雪山做體能的訓練時,有很多來自台灣的登山好手報名,100多個人只挑選7個,6個正選1個後補,她們的目標不再只是自己登頂而已,而是和隊員一起完成登頂,記錄這個過程對她來說比登頂還重要。

每一座高峰都有自己的性格與獨特的地方,除了溫度之外,還有其它自然的狀況,爬這七座高峰已經不只是去登山而已。第一座是「厄布魯斯峰」,位在俄羅斯的高家索,這座山雖然不是很高,但它位處寒帶的北半球,也是冰天雪地。第二座是「吉力馬札羅山」,上面有很多可愛的動物,最近非洲動物因為為活下去而大遷徙,所以大家可以看到生命有很多不同的展現,這就是我們存在這世界上不同的意義。第三座是「阿空加瓜」,它的產物很多,光是風就讓人吃盡苦頭,風可以打得你鼻青臉腫;第四座是「麥肯尼峰」,它靠近北極圈,冰天雪地零下25度,可以製造冰山礦泉水;第五座是「卡茲登茲峰」,它位於大洋洲,是世界第一的金礦產區,而且那邊槍林彈雨,有很多種族問題,上山都要游擊隊保護,那些游擊隊員去的時候當礦工,回來的時候當游擊隊員,很像拍007的電影;第六座是「文森峰」,它有很厚的冰層,但跟北極不一樣,北極的冰河是會動的,但在這邊連自己的排泄物都要帶回來,因為不會融化;最後才回到聖母峰,海拔最高的地方。
第一座來到俄羅斯,在山上可以看到裏海跟黑海,第二座到非洲的坦尚尼亞,這邊可以接觸人文歷史與生態,動物也都自由自在的在草原上奔跑,接著是阿根廷,最後則是到南極的文森峰,在那裏可以清楚的看到,暖化造成企鵝生態危機,而人類能做什麼?江秀真呼籲大家,應該考慮到生命在這世界上都是同等的,不要再破壞地球了!在麥肯尼峰也遇到了很好的外國朋友,因為台灣人的熱情,她覺得越危險的事情要越想辦法去克服。

【困境】

環境問題一直很重要,在阿空加瓜山她們經歷了第一次的登山失敗,等來到5500公尺的地方發覺風很大,團隊大哥覺得不適合繼續前進,於是決定退回基地營,可是當時江秀真累壞了,決定自己留在原地,大哥則自行下山。

獨自守在阿空加瓜山5500公尺的高處,江秀真說:「那風真的是呼天搶地,鬼哭神號,連帳篷的營柱都被風吹到變形了,她心想,遇到這樣的狀況,可能很難看到明天了,心裡很慌,眼淚一直流,但哭完之後,也只能冷靜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辦?」

江秀真接著說:「其實真正能救你的是誰?大家都很清楚,就是你自己,所以當下一定要鎮定,要臨危不亂,你能夠做的事情盡量先做好,在這樣的狀況下絕對不要慌,先吃飽再說,所以要記得,要救人之前要先保護你自己,這絕對是現實的問題,你沒有保護好自己,怎麼去救人。」

所以當時江秀真先吃了一頓飽飯,想辦法保暖,然後開始把她十八般武藝全部搬出來。經過了這些事,江秀真心想人生真的無常,很多事情是沒有辦法預料的,人生無常所以要更珍惜當下,要好好過自己現在的生活,好好扮演自己的角色。
還要做的事

最後江秀真期勉聽講的同學,她說:「在人生的過程中,有苦有淚,但要發揮自己可以發揮的本事,經過過程一定磨練,這樣人生就會有方向、有意義。」

江秀真說到,她會把夢想一直延伸下去,因為她曾答應老天爺要奉獻社會。而登山讓她有一些深刻的體悟:每個人來這世界上,都有不同的使命與任務,我們都是小螺絲釘,都是小水滴,但少了螺絲釘,少了小水滴,對這世界的影響是很大的;所以每一個人在這世界上都一定有著不同的責任與使命,就去好好的發揮出來,如果有多餘的時間,或者是更宏大的心願,就勇敢的去把自己的願望完成,其實只要敢發願的話,相信很多人會幫助你,就像她現在已經受過很多幫助一樣,在這過程當中,她覺得勇氣很重要。 每一個人都有夢想,不要讓夢想變成絕想,至少要努力去試試。

 

回首頁靜宜大學首頁蓋夏圖書館
2009 版權所有靜宜大學 閱讀書寫暨素養課程研發中心 Copyright 2009. All rights reserved. 
43301臺中市沙鹿區臺灣大道7段200號(蓋夏圖書館4樓)
TEL:(04)2632-8001轉11183~11185、11195  Mail:pu101a0@pu.edu.tw

訪客人數: 6787012
本月訪客: 304328

隱私權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