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使用者?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回首頁聯絡我們
中心介紹
教學專區
跨域課程
生命教育
作家書房
文思診療室
學生團隊
文學繪本
活動集錦

線上諮詢
會員專區
生命史講座

生命教育

LIFE EDUCATION



生命教育

最後一堂生命的課——相信生命價值的奇蹟
作者人:蕭建華 發表時間:2010-11-22 16:06

講者:蕭建華
文字紀錄:查昱琪

【第一次】
蕭建華謙稱自己不是一個專業的講師,不會演講,不過他笑著說:「不會演講沒關係,我很會說故事。」
蕭建華出生在雲林縣的林內鄉,排行第十一,家裡小孩太多,爸媽肩膀上的經濟的壓力非常沈重。因此,蕭建華出生後沒有多久,就被送到台北新莊的一家孤兒院,還沒進小學之前,一直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個地方叫做家,有一種人做爸爸,有一種人叫媽媽,直到進了小學之後,他覺得很奇怪,為什麼同學能擁有那麼多我沒有的東西,後來他才知道,原來他比別人少了一個家,少了爸爸,少了媽媽,從那時候開始,每天晚上睡覺之前,蕭建華都會很虔誠的向上天禱告。
一直到他國小5年級,終於被善心人士收養,終於有了一個家,他的養父是一位外省籍的退伍老兵,養母則是布農族的原住民。蕭建華說,他養父母的家不是很大,但那就是他的家,養父母長的不是很好看,但那就是他的爸媽,他很感恩,因為這是他求了十幾年才求來的幸福,當然要用心珍惜,只是沒想到,養父竟然在他國中2年級的時候突然病逝。所以在他國中畢業的那一年,遇上了人生中第一次最重要也最痛苦的選擇,就是思考要不要繼續升學。雖然媽媽希望蕭建華能繼續唸書,但蕭建華告訴媽媽說書可以暫時不念,因為日子一定要過下去。
蕭建華的第一份工作是送報,每天清晨3點多就得起床,騎4、50分鐘的腳踏車,後頭載著8、90份的報紙,挨家挨戶送到天亮,7點多回到家,趕快吃個早餐,9點再趕到另外一家工廠上班,一天要作兩份工作。在過幾年,蕭建華就得去當兵,他努力的工作,就是希望他當兵不在家的期間,媽媽的生活不至於匱乏,當時他心裡掛記著的,不是自己的享受,而是一份對這個家、對媽媽的責任。
兩年後,蕭建華退伍,昔日的長官為他介紹了一份還算不錯的工作,當台南某大企業家的司機,可是幾個月後,有一天他開著車在路上,心裡突然這麼想著:這方向盤握在我的手上,可是要向左轉或是要向右轉,卻不是我能決定的,那我的未來呢?我的未來要在別人那張嘴裡嗎?很快的蕭建華便辭掉了這份薪水優渥的工作,回到家準備了好多份精美的求職履歷表,希望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,但只要人家看到他學歷那一欄寫著南投縣立中興國民中學畢業,通常都是:謝謝,再聯絡。眼看著生活越來越辛苦,蕭建華告訴我自己,只要有機會,一定要繼續唸書,但在26歲那一年,他的媽媽還沒等到蕭建華繼續回學校唸書,就突然病逝了。

【第二次】
28歲那一年,蕭建華進入台南一中補校唸書,白天他在建築工地打雜,下班就穿上制服,背起書包到學校唸書,當時身邊的朋友都笑他是為了混一張畢業證書,蕭建華則告訴自己,一定要帶著光明從學校走出去,後來他考上了嘉南藥理學院念二專,再轉考上了國立成功大學夜間部,整整8年沒有中斷過的,半工半讀,從高中補校一路唸完大學。
他這麼努力,期待的原本是一個更美好的未來,但卻沒想到,畢業還不到一年,92年的3月底,蕭建華右手無名指的手指頭突然感覺沒有力氣,起初隨便找一家中醫診所針灸電療,後來連無名指都開始感覺怪怪的。蕭建華開始跑醫院,結果碰上一個醫師誤診,在他的頸部脊椎動了一次不必要的減壓手術,造成他脖子以上動作產生很大的限制。5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,他的右手已經無法張開,也舉不起來,情況都已經如此惡化,蕭建華卻全然無法得知自己生了什麼病,一直到病發後半年,在成大與台北榮總神經醫學中心聯合會診之下,診斷出蕭建華罹患了一種,在國外發生率只有十萬分之六,在台灣一年出現不到十個病例的,慢性、多發性、多髓蹺神經病變。
這是一種由自己的免疫系統攻擊破壞自己身體的神經系統竅膜,從身體最遠的地方慢慢的開始往身體中心攻擊、破壞,除了現在看到的肢體障礙外,還影響了蕭建華的視神經、吞嚥功能,這個病讓他能吸進來的空氣,一天比一天少,甚至於到最後,他將會連這麼簡單的呼吸動作都做不到了。

【第三次】
病發後9個月後,電視與報章媒體披露了蕭建華的生命故事,開始有很多公司,社團,學校,機關,打電話邀請他來分享這一段生命的奮鬥歷程,他給自己定下了一個目標,這一生最後一個目標,一百場,走到生命終點之前,他一定要講完一百場,每講一場就為他的人生增加一分,能講完一百場,他想他人生那一張成績單上寫的就是一百分了,功德圓滿了,那這時候,就可以無怨無愧,帶著微笑,很有尊嚴的一鞠躬,走下這個他奮鬥過的人生舞台。
蕭建華心想,等他講完這一百場,要趕快搬到山上去,一個人安安靜靜的等待生命結束。但他沒有想到,就在這一百場達成之後,他的房子竟然發生了一場嚴重的火災,把他所有的東西都燒的一乾二淨,蕭建華腦子裡一片空白,因為他什麼都沒有了,一直到現在,蕭建華都記得很清楚,那一天他看著火一直在燒卻什麼都不能作,他懦弱的流下眼淚,因為那一場火災當中,有一位從他生病之後就自願來協助照顧蕭建華生活起居的學妹,因為走避不及吸入過多的濃煙,在醫院搶救了一個半小時之後,仍然宣告不治。第一次她衝進火場,死命的把我拖了出來,再一次,她又衝進火場,為了搶救那台價值約十幾萬的電動輪椅,但她的學妹沒能再走出來,一條無辜,善良,寶貴的生命,因蕭建華而犧牲,對他而言,那才最令他悲痛,自責的事。
在學妹的告別式上,蕭建華跪在學妹媽媽面前,一直磕頭說抱歉。

【因為太多 所以勇敢】
有一位師姐要他回過頭去看看過去那個勇敢的蕭建華,克服環境的障礙,忍受病痛的折磨,到外面演講一百場,用生命去感動生命。今天學妹犧牲這一條命,要怎麼回報她?蕭建華認為自己還活著,就要多擔起一份責任,他有責任替他學妹把她沒能活完的那一份,替她更光彩的活下去。
蕭建華今天在靜宜的演講,是這系列演講中的第1004場,蕭建華說到:過去很多人都認為不可能的事,但只要我們願意相信自己,我們絕對有能力,讓別人嘴裡的不可能都變為我們的可能,只要願意相信自己。
蕭建華說到,兩年多前他每一場講座都能撐完120分鐘,但他知道他能說話的時間越來越少,剛開始他很擔心,不過不是怕死,因為他早就知道將來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,他所擔心的是因為他心裡想著,今天那麼難得有機會來到這裡,是他跟我們第一次見面,也是他能夠為我們上的最後一堂生命課,這堂課沒有教科書,沒有講義,不用交報告,因為這堂課不是學來應付考試用的,他希望這堂課能讓大家學會當自己的主人,學會相信自己,上完這堂課,希望大家學會勇敢面對一切的考驗,我們的人生能繃出多少的火花,由自己來決定,我們的生命故事要寫的多精彩,由自己來決定!
蕭建華用著虛弱的語氣說:最重要的是你的那一顆心,希望在今天結束之後,能給自己多點時間、空間,靜下心來,好好去思考,認真去反省,看著別人這麼努力的在經營有限的生命,未來你要用什麼態度去面對屬於你們無限的可能,最後一堂生命的課結束之後,期許你們都要學會當自己的主人,由你來決定自己的人生,你的價值,由你把它活出來,你們都值得更好,一定要努力的把最好的自己活出來,就這一輩子!

 

回首頁靜宜大學首頁蓋夏圖書館
2009 版權所有靜宜大學 閱讀書寫暨素養課程研發中心 Copyright 2009. All rights reserved. 
43301臺中市沙鹿區臺灣大道7段200號(蓋夏圖書館4樓)
TEL:(04)2632-8001轉11183~11185、11195  Mail:pu101a0@pu.edu.tw

訪客人數: 6786903
本月訪客: 304219

隱私權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