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使用者?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回首頁聯絡我們
中心介紹
教學專區
跨域課程
生命教育
作家書房
文思診療室
學生團隊
文學繪本
活動集錦

線上諮詢
會員專區
生命史講座

生命教育

LIFE EDUCATION



生命教育

海海一生
作者人:廖鴻基 發表時間:2010-11-22 12:28

海海一生
講者:廖鴻基
文字整理:吳維書

討海人的起點
  每個人在生命的過程中,都會有幾個重要的關鍵點,這個點或許會因此改變一生,廖鴻基正是如此。到海上生活、成為討海人,這樣的想法在那個年代遭到很多人的質疑,包括他的家人也是這麼想──「你為什麼要到海上去呢?海上這麼辛苦,到海上去做什麼呢?」甚至他的船長還曾經說:「走投無路才會走討海這途啦!」剛開始他認為廖鴻基只是好奇,到海上幾天大概就會知難而退吧,所以等著看好戲,結果他一待就是五年,這五年成為他生命當中非常重要的歲月,跟老討海人們共同生活,與他們同進同退,讓他進一步了解漁民們如何生活,也學習到如何在海上跟大自然跟魚搏鬥。《討海人》就是廖鴻基觀察、旁觀、記錄他們的第一本海洋著作。
為什麼接觸海?為什麼三十歲那一年到海上去?事實上只有一個很重要的理由──「沒辦法,天生宿命。」。大家生長在一個被海洋包圍的海島,理所當然成為海島子民,海洋是海島子民的生活領域,到海上去、成為海洋專業是應該的。如果身為一個海島子民從未想過成為海洋專業,絕對是不合格的!因為所有生物和生命都跟生活環境密切關聯,生長在這樣的海島,海洋理所當然影響所有人,即使像南投這樣的縣市,開車兩個鐘頭以內也能看見海,畢竟台灣就是一個海島。
  花蓮被稱為後山,廖鴻基在此成長,平原不多,一邊是山、一邊是海,所以他從小經常有機會在海邊活動,看著海天交接之處,他就告訴自己,有一天他要航行到那裡去,這叫作生命的憧憬及嚮往。一個人只要可以改變角度就可能改變生命方向,人不能沒有夢想,以科學來印證,所有生命都源自於海洋,人的體液、眼淚、血液,甚至羊水,鹽度比例都跟海洋一樣,也就是說,人的身體裡面已經記憶了海洋。

海平面下的動人愛情
人類深受環境影響,實在是太渺小了,可是當人懂得去應用大自然裡頭的一點力量,就會有所改變,首先,必須學習的是聆聽,因為自覺渺小,所以有空間可以容納這些力量,特別是容納大自然的力量,黑潮是鄰近台灣這個海島所發生最偉大的一個自然力。
  春天是百合花開的季節,東海岸的阿美族說:「山壁上百合花開的時候就是下海抓飛魚的季節。」廖鴻基為牠們寫了一個美麗的故事《飛魚百合》,飛魚跟百合花的關係是很浪漫的,飛魚會張開特化的胸鰭在海面上滑翔一段,他第一次看見飛魚時,是這麼形容牠的──像一隻亮白的飛鳥,飛躍了比歡呼聲更持久的距離。飛魚到底是靠什麼力量突破海面那一層介面呢?如果把人放在水面底下,不藉助任何工具,可能撐不了三分鐘,相對飛魚也是一樣的。
  從飛魚的形體特徵來看,下尾鰭比上尾鰭長,這是牠飛出海面的啟動性,所以當牠快速扭動下半身時,下尾鰭就會潑打海水,產生一個向上衝擊的力量,讓牠能夠衝破介面,到空氣中張開胸鰭,在海面上滑翔一段。如果看過活著的牠們,將會發現飛魚是海洋裡頭一個翩翩的舞者。
廖鴻基在沿海漁船工作的時候,發現任何一條魚抓到甲板上來,當牠死去時,身上所有光采都會隨著牠的生命消失而熄滅,所以他這麼形容──「海水裡的精髓寶藏,當牠離開海水後,光彩隨著迅速退去。」魚好像不把牠的美麗留在陸地上,而選擇留在另一個空間。他浪漫地認為,飛魚靠近這個海島是為了看山壁上的百合花,這個故事充滿了文化之美,當生活形成了文化,文化再用美學的角度去延伸,他認為這就是藝文創作了,百合花跟飛魚之間存在一種約定,前者穩固地生長在陸地上,後者定期隨著海流漂流至台灣。
  鬼頭刀討海人叫牠「飛烏虎」,爆發力很強,游泳速度快,能夠像海豚一樣在海面上豚跳前進,第一次看見鬼頭刀,廖鴻基這麼形容牠──「海中的一把快刀」,鬼頭刀同時也是他寫的第一篇文章主角。鬼頭刀公魚跟母魚從外型就可以清楚分辨,母魚線條柔美、眼神溫柔,公魚則眼神粗暴。
  廖鴻基曾經有個疑惑──「為什麼捕到的鬼頭刀都是母魚?」船長開玩笑地回答:「你是公的啊!」後來進一步解釋:「這種魚有感情,公魚會照顧母魚,看見食物的時候,公魚會讓母魚先吃,所以都是母魚上鉤。」當時的他認為船長在開玩笑,這種變溫生物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情誼?這個解釋甚至聽起來有些愛情意味,但是上岸去找了其他十個船長詢問,卻得到相同解答,只有一個船長說:「這種魚公的很奸詐,如果沒把握就叫母的去試,所以都是母魚上鉤。」有一次從漁場回來,他把吊繩拉起來看到兩條魚一起跳出水面,幾乎是二合一,頭貼著頭,身體貼著身體,但是只有一條魚被鉤子勾中,另外一條完全是自由的,被勾中的是一條線條柔美、眼神溫柔的母魚,廖鴻基繼續拉,就要收拾這一條上鉤的母魚,在那一刻他忽然發現那一條整路陪伴的公魚,眼神忽然從粗暴變得無比溫柔,牠凝視牠的伴侶,以最溫柔的眼神凝視牠。

海中捎來的禮物──海豚
  廖鴻基擁有第一艘船之後,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船上的漁具卸掉,不再捕魚,並組成一個尋鯨小組到海上去做鯨豚調查,以前在漁船工作時,經常有許多鯨豚把船隻包圍,有時大型鯨就在船邊把頭顱探出在船舷,那是伸手可以碰到的距離。海洋不斷敎他一些禮節,人類是陸地動物,到海上去,是到人家的家裡去,所以如果要靠近一群海豚,最好的方式是把船停下來,然後開始表達善意,比如說,牠們對於有弦律的聲音很敏感,也許可以唱歌、吹口哨或放古典音樂給牠們聽,果然幾次接觸以後,牠們從原來的一百公尺,縮短到八十公尺、五十公尺、三十公尺,最後就在船邊不走了,真的把船上的人們當成朋友一樣,那是種很溫暖的感覺。
  台灣賞鯨船是由廖鴻基開始推動的,在這個過程當中,他曾經在碼頭邊跟人家吵架、打架,也有曾經一起努力的朋友,最後變成敵人,在人性考驗中有些人能夠共患難,有些人不能夠同歡樂,他在裡面體會了人生冷暖,並且認為海洋藉由這些過程給予他魄力以及柔韌性格。

對生命的尊重
吻仔魚是各種魚類的幼苗,是兩、三百種魚類幼苗的統稱,很多人說吻仔魚鈣質豐富,可以補充身體所需的鈣質,但是廖鴻基最近跟一個魚類學家談過這個問題,魚類學家表示吻仔魚骨頭還沒長成,哪裡來的鈣質?喝自來水鈣質都比吻仔魚豐富,人類找盡各種理由去吃吻仔魚,殊不知只要牠長大了,就是兩、三百種魚類數量的基礎,更重要的,在海洋食物鏈裡頭,牠是屬於餌叼魚,海洋食物鏈以牠們為基礎層層展開。有同學曾經去數成年人一餐吃掉的吻仔魚數目,總共是五千四百多條,如果繼續下去,沿海漁業資源將會快速枯竭,更多漁業會消失在不久的未來。
  台灣雖然很會抓魚,可是一直都不懂得尊重漁獲,魚市場通常是髒臭濕黏的,拍賣過程當中,只要體型稍大一點的魚,常常有人把腳踩在上面,他只看過一個歐巴桑在拍賣以前堅持把魚排列整齊,很多人一定會覺得何必多此一舉?但是他認為,整個魚市場因為歐巴桑的舉動而有所改變了,「尊重」兩個字變得不一樣。

海洋之夢
兩千零三年的時候,廖鴻基的繞島計畫源自於一場夢,他夢到自己死去之後,老天爺安排他繞島一圈,於是,醒來之後他開始想:「為什麼活著不繞,死了才要繞?」思考過後,他把夢境成真,並張羅計畫、組織團隊,用一個月的時間把台灣繞一圈。
  把夢想變成真──人人都有夢想,如果沒有夢想,是件很可怕的事情,想辦法讓夢想成真,實現的時刻是很美的。廖鴻基從寫計畫案一直到完成,只花了一百天,他和團隊出航的時候,甚至連經費在哪裡都不知道,在他心中順序條件是這樣子的──有沒有船?有沒有這樣的一群人?船和錢在哪裡?當時的他知道這樣一個計畫,台灣從沒有人做過,只要去做不怕沒有錢,果然一路航行之後,媒體報導,開始有人贊助了。
  他覺得有些時候不應該把錢擺在第一位,適時改變自己的觀點,很多事情不以實際、金錢做最大考量,而是老天一定要你做,如果以這件事情來解釋,可以說是老天傳達給他一定得做的一件事情,醒來之後,他就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去完成這項計畫,那是非常執著與柔韌的力量,同時也是海洋給他最大的啟示跟啟發。
  海洋只是個隱喻,它來告訴大家,並且提供給人們另外一個空間與世界,讓人們有機會能夠一步步朝著更廣、更高、更深處來前行,願不願意都是選擇題,人們可以選擇不要,但是選擇要的話,生命必然會有所不同。
廖鴻基的所有分享更重要的是想告訴大家,這些故事希望能繼續下去,而不要到我們這一代,海洋就不見了,剩下多麼孤單的一個島,海字拿掉,只會剩下一座孤單的島,到那個時候一切就來不及了。

 

回首頁靜宜大學首頁蓋夏圖書館
2009 版權所有靜宜大學 閱讀書寫暨素養課程研發中心 Copyright 2009. All rights reserved. 
43301臺中市沙鹿區臺灣大道7段200號(蓋夏圖書館4樓)
TEL:(04)2632-8001轉11183~11185、11195  Mail:pu101a0@pu.edu.tw

訪客人數: 6786813
本月訪客: 304129

隱私權聲明